If i can!

小号中的小号

《风神大人人真好呢》换衣梗,ooc归我_(:з」∠)

主白黑
副若连

换衣梗
ooc归我吧!

后文写的多

我到现在才发现小黑和连连的发型是一样的,真是天大的罪过啊!

唉啊哈,我什么时候可以有风神大人_(:-」∠)_

夜间

“鬼使黑”
“鬼使黑?”
“鬼使黑!”
鬼使白扯了扯前面人的辫子。

?:噗呲....

鬼使白:嗯?

?:是我啦

一目连微笑着把头转过来看向鬼使白。

鬼使白:..你是...风神大人?!
一目连:嗯

看着一目连身上鬼使黑的衣服,鬼使白黑着脸举起了小包子。

鬼使白:请问,您身上怎么是我鬼使黑的衣服?
鬼使白:还有,我哥呢?
???:唉!小白你再叫一遍!

鬼使黑从帘子的灯后面走了出来,身上是一目连的衣服。

鬼使黑:哈啊!风神大人,你的办法真灵!
一目连:嗯,毕竟我们同一个发型呢。

这边鬼使黑正忙着向一目连道谢,浑然不知鬼使白已经黑着脸走到了身后。

把旗子放在了桌子旁,鬼使白打横抱起了鬼使黑。

鬼使黑:...诶....诶?
鬼使白:风神大人,一会我会帮你把衣服送过去的,首先我先帮您把衣服取下来..

说着就这样抱着一脸懞的鬼使黑慢慢的走回的房间。

一目连:记得别把我衣服玩脏了哈!

(鬼使白:看来回头我也要好好的向风神大人道谢了)


后来
一目连皱着眉头笑了笑叹了口气,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更衣去了。

然而那对鬼使兄弟,哼哼!当然是发生了你们最期待的不可描述的事情啦!_(:з」∠)_

分界线-------------------------------------------

夜深

般若:哈啦,今天那对鬼使兄弟意外的闹腾呢。
一目连:嗯。
般若:...那...呐~风神大人下次需不需要我来帮忙更衣呢?
一目连:....
一目连:....嗯...,可以呀...如果...你敢的话。

般若绝对的感觉到了因为一目连更衣的原因而关在外面的神龙从纸窗那瞪了自己一眼。

般若:唔....

不甘心的撇了外面的神龙一眼,再回过头看着微微笑着的一目连。

般若:嘛,现在也挺好的。




(般若: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分界线---------------论为什么小黑和连连换了衣服

“欧豆豆!”鬼使黑放下了镰刀正要扑上去。

“我都说了几百遍了!我!不!是!你!弟!弟!”这次鬼使白可能真的生气了,随手变出了一个小包子就是往鬼使黑身上砸。

【鬼使黑HP-1】
鬼使黑很蓝瘦,弟弟不肯叫哥哥,认亲之路弯啊弯,怎么辣么难走。

抱着鬼使白刚刚砸过来的小包子,鬼使黑默默的坐在了庭院樱花树下。

这时,神乐一手拖着一个身影一手拉着一个身影疯狂的向这里冲来。

“我滴小黑崽子啊!阿妈脱非了!ssr!ssr!s!s!r!”说着,神乐将身边的式神和她手中一路拖着过来的一条龙展示了出来。

“诶?还有一个sr呢?怎么是神龙?”神乐才发现自己一手拉的神龙已经生无可恋.gpj

看样子这条龙一路被拖,已经晕的不清了。

晕着晕着绕到了鬼使黑身上..

“嗯?什么鬼。”鬼使黑嫌弃的把神龙推了开来。

神龙很香菇,一路被拖的晕昏昏的也就算了,这次还被人嫌弃,终于清醒的神龙拼命的往真正的主人怀里钻祈求安慰。

“呵呵~你好,我叫一目连,以后就请多关照了。”一目连摸着神龙的头微微笑着对着鬼使黑说。

“哦哦哦!好,小黑,阿妈去帮风神大人打觉醒了!下午就拜托你帮他刷狗粮了!”说罢神乐就带着一堆式神往觉醒赶去。

看着鬼使黑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一目连说道:“如果嫌太麻烦的话就不必了吧。”

“不不不,没事的,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我当年被我弟..额不,鬼使白带过来的。”鬼使黑说道。

“诶?弟?”一目连歪着头问鬼使黑:“哦对了,你是不是不高兴?”

鬼使黑看心思被人看透了,简略的描述了上午发生的事情。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一目连摸了摸鬼使黑的头安慰着他说道:“这样吧,回头我帮你想想办法吧,我绝对让能他叫你哥哥的。”

神龙发现自己的特权被抢,蓝瘦香菇.gpj

“真的吗,那真的是感激不尽啊!话说风神大人我俩的发型好像啊。”摸了摸自己的辫子一目连笑着回:“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神龙才把我和你搞反的吧。”

“哦对了,阿妈不是让你帮我带狗粮么,你先去吧,我四处转转想想办法”一目连把坐在地上抱着包子的鬼使黑拉了起了,鬼使黑就放下包子带着一堆达摩和N级式神往副本走了。

一目连抱起地上的包子,往樱花树上望了一过去。

般若大概已经坐在上面好一会儿了,刚刚同一目连之后召唤出来的就是他。

“抓住你了呢,风神大人。”

“嗯..被抓到了呢。”

之后
一目连抱着包子在庭院走来走去,突然神龙禁忌了起来。

“嗯?”一目连回头一看,是一个白发男子。

“对不起,请问,您见过我的哥哥吗?”男子显得越来越焦急。

“你是?”一目连歪着头问道。

“哦..哦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鬼使白,您是刚刚来的风神大人吧,阿妈向我介绍过你”鬼使白放下了手中的旗子看到了一目连手中的包子问道:“你见过刚刚抱着这只小妖的人么?”

“哦哦哦,原来是他..”一目连想了想,回答到
道:“他去打狗粮了,应该晚上会回来。你这么急发生了什么事么?”

“额..我今天好像对他凶了一点想找机会向他道歉但是找不到他人了”鬼使白想起了上午的事低声低语到:“明明只是不想在他面前表述出来,真的不只想只跟他保持兄弟关系..”

“..有了!”

一目连笑着把手里的包子递还给了鬼使白说:“你的想法肯定会传到你哥哥那里的。”

说着朝鬼使黑刷狗粮的地方赶去

“小黑呀!我有主意了!”

(之后就发生了那一系列一系列的事情)

【终】

啊啊第一次放飞自我的感觉,畅快!

不开车,不会开车,如果有想开车的太太可以试试!不介意哒。

第一次写阴阳师cp文若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谅解一下😂

壮哉我白黑,若连

有时间的话我可能会把若连的一些事件都写出来的,但是!前提是我要有时间_(:з」∠)_!所以只能请大家尽情期待了!

竟然不是梦,这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芳狄篇)

  竟然不是梦,这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好不容易有一次见武则天的机会要好好把握哈!
 虽然元芳的手小小的,但拉着让人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安全感,他拉着我一路走向酒席,不过现在的样子,似乎有些奇怪‘哈?父子俩手牵手???’
  “怎么了狄大人?”元芳担忧的握紧了我的手。
  “没...没什么”我适应性的笑笑,继续跟着元芳的步伐,但元芳小巧的身体,加上灵活的身姿,一溜烟的跑到了我前头,我实在跟不上了,放开了元芳的手,让元芳帮忙带路,我在后面跟着。
  “站住!你是什么人,胆敢随意进入酒席”门前的侍卫拦住了元芳,好像在等着什么。
  “等一下..咳咳咳..嗯”我急窜窜的跑了过来,虽然还气喘吁吁的,但还是挺起身子拿下了挂在腰间上的令牌,对待卫说:“看,这是什么?”诡惑的微笑从去脸上绽开。
  “原!原来是狄大人!刚才小的的举动有意冒犯了,小的刚进宫不久,请大人不要放在心上。”待卫一下子就变得平易近人的,让人很难琢磨他到底刚刚是不是装出来的。
  “罢了,我一项不记仇,下次一定要熟悉这里所有人的面容哦。”我微笑着对他说“那竟然已经出示了令牌,就让我们进去吧!”
  待卫打开了大门,示意让我进去,我从新把令牌挂在了腰间,径直走了进去。
  在当元芳也要跟着我进来的时候,待卫突然拦下了他说:“无令牌者不得入内”
  “诶?可是我是狄大人的待卫啊,我要左右护狄大人安全的啊!”元芳不解的问到。
  “可令牌一次只供一个人使用,你的令牌呢?”待卫严肃的说到。
  “算了元芳,你就在外面等着我好了,酒席这种地方应该没有人会下手。”我虽有些不舍,但依旧下定了心意。
  “可...如果有危险的人碰大人怎么办(大臣调戏,酒女灌酒....)”元芳急迫的说到。
   不知为何,我听了元芳这番话突然有点害怕这场酒席了。
   “咳咳”两声示意让元芳过来,看到元芳不舍的眼神,我慢慢蹲了下摸了摸他的头,微笑着在他的大耳朵边轻声低语道:“没事的,你要相信我,我可以保护我自己的,放心吧,嗯?”
   “大人.....”元芳突然抱住了我,也在我的耳边低语道“那你注意安全..”
   “嗯..”
   我拍了怕元芳的背,轻轻推着他想把他推开,但,这力道,好像轻轻的推不行呢。
   “元..元芳,你..你在不放手,我..我可要扣工资了咯”我拉着他的小耳朵,元芳很无奈,只好放开了勒的我有点疼的小手,呆呆的看着大门关上。
   “我去”我感叹到。
   这酒席分三列,左、中、右,左边五个,右边五个,中间这一个大座无疑是给女帝武则天的专座。
   我看了看左边的位子,全部坐满一个不剩,又扭头看了看右边位子...
   “人....人都...都齐了是吧”我无奈的低语道,然后慢慢走向了那个生死右座第一个,唉,人生自古谁无死,但为什么偏偏我先死,我不解的想着。
   因为大家都了解女帝在酒席上的一个特点:喜欢说着说着说到心头了,一激动,把把烈酒洒到右座第一个人头上。
     唉,元芳呀元芳,看来我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诶哟!这不是狄大人么。”一个满身酒气的青年男子看向我。
  “你...你是?”这面容,莫非...!
  “诶!你醉晕了?在下李白呀”李白用关怀智障的眼神看着我。
  “我..我只是一时半会没想起来罢了,你想想,这个宫中这么多人我要一个个记住名字有多麻烦知道么!”我瞟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好,好,你赢了,在下怕了还不行么?”说罢,他拿起了酒继续一杯一杯的往嘴里灌。
  “我说太白,你的狐狸耳朵和尾巴呢?”
  “嗯?什么鬼东西嗝--”
  “不,没,没什么”
  我是明白了,看来我这每个时间段都是不一样的,我现在处于大唐还没有混乱的时间段,怪不得李白还没修妖叛变。
  “话说,陛下还没来么?要是她还没来你就醉了,在陛下面前可不好看”我看了看他红红的脸颊和手舞足蹈的动作笑了笑。
  “怕什么!来干来干!嗝叽~”李白拿着烈酒顺势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来,干!”
  “诶诶诶!你浑身酒味离我远点唉”我捏着鼻子,用手扇了扇李白身上的酒味,奇怪,怎么越扇味越大...“唔!?!”
  不经意之间,李白直接拿着酒葫芦往我嘴里灌!这嘴里一股辛辣刺喉的味满满涌出。
  顿时,天地反转,我开始眼睛睁不开,头剧烈的疼痛,我听得见大家说话声,但是有点睁不开眼睛...但突然,我觉得这样的感觉真是甚好,身体轻飘飘的,好似把一切烦恼忘却身后。好难受,又好舒服,这在人间是何等极品啊,哈哈哈。
  “好酒!好~酒嗝”
  “哈哈哈哈哈,来来来,干!”
  我和李白喝的真欢的时候,突然,大门在一次打开。
  “狄!狄大人!?”元芳用小短腿急促从武则天身边向我袭来。
  “唉?元--元芳,嗝,门--门卫不是不让你进来么,嗝”我右持着酒杯,笑着对元芳说....

        ok,那么在此就到这里,下一次的是醉酒后的狄仁杰和元芳的故事,其实我这主吃的是all李白和all韩信,所以不用在以下面的剧情如何发展。
唉,其实ooc的地方还是挺多的QvQ求别打。 

好了,本小天才也王者了|ω・)

什么!现在还可以穿游戏?(芳狄篇,穿越向)

投个芳狄的粮,还没全写完,穿越向的脑洞大,不止有芳狄,后面还有庄白、和all韩信这类的,腐女可以来一起讨论hhhQQ:1608982937

“嗯..”打了半天游戏的我趴在窗前,此时天色已晚,只能看的到天上的月亮在云层之中来回穿梭“嗯..今天的月亮也是那么闪亮呢”顺势我闭上了眼睛,阵阵微风拂过....
 “狄大人?”
 “嗯?”
睁开了眼睛,只见两只大耳朵正在桌子前面晃来晃去,四周扫去,已经不再是我还未整理的房间“这个样子..这不是我在电视上面看到的宫廷的房间吗???”
 “什么情况”我疑惑不解,这是那俩个大耳朵从桌子后面蹦了出来,原来这不只是一对大耳朵,而是一个看起来十岁十一岁的小孩子。
 “狄大人你怎么了”
 “什么?狄大人是在叫我吗?”我疑惑不解的看着这个小正太。
“狄大人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要见女帝了太紧张神志不清了?”
“哈?女帝?不是-我问你-这是哪?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狄大人你失忆了?果然女帝不怀好意,我昨日就不该让你上朝!不..是不该让你一人上朝!”
 “说来说去你到底是谁啊!女帝又是谁?我这身打扮又是什么鬼!?”我有点焦躁起来,因为我的手往自己胸处一拍...平.......
 “狄大人你真的忘了么,我是元芳啊!李元芳!武则天昨日邀你上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
 “元芳?狄大人!”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充实着我的只有混乱,我起身从硬板床上走了下来,这一身绿袍子穿的我真的是醉了,走起来膨膨的裤子也让我感到难受,我的长发早已不见,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我已经不是姑娘家子了...
 “这样,元芳”我缓了缓,对这个大耳朵小朋友说“这里有镜子吗?”
 “狄大人你今天怎么想起来照镜子了?”元芳歪着头看着我。
 “难道我平时不照镜子?”
 “狄大人啊!女帝到底把你怎么了!”元芳攥了攥拳头。
 “不是...你先把镜子给我,好不好?”我摸了默元芳的头,这长长的袖子让我感到不适。
 “镜子没有,梳妆台在那里那镜子应该可以。”元芳指着门旁柜子边的梳妆台。
  我径直走了过去...
  我的头发以不在棕黑色泽,浓密的黑发边还有一小撮绿色,我已不在是女子身,面前这个人还有点帅hhh“等等”我拍了拍我自己的脸,我被我自己帅到了???
  
  等等,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回想今天一上午玩的游戏.....,狄..狄仁杰!?!woc我一定是在做梦!快醒醒啊啊啊。
  元芳似乎看出我的神色不对,走过了询问我,这下我认了,看来我是真穿越了  ...  
  “诶!呜!!!”我的脑子开始激烈的疼痛,无数回忆从我的记忆涌入,我一下子从梳妆台前摔了下来。
  “狄大人!狄大人!狄大人你怎么了!”元芳双手抱起我,轻轻的把我从梳妆台边抱到了床上...
  “元芳..你个子这么小,下次别这样抱我了,很费力的”我坐起身,拍了拍元芳的背。
  “狄大人,我个子虽小,但我力气何武力都是数一数二的,不然我怎么可能是您的贴身保镖呢?而且,这样的抱法您最不容易受到伤害”元芳摸了摸后脑勺。
  回想起昨天武则天招我上朝谈论公物的事我不惊打了个寒颤,因为,我当时答应了她今天要上宴会酒席,尼玛!我狄仁杰自小没喝过酒啊,今天突然让我喝酒,我很不适应的啊!虽然说我在现实世界尝过酒的味道,但也只是兑着脉动的啤酒,这酒席上的烈酒我该如何应对啊!
  “大人!时间不早了,该去宴席了,在不走我们要迟到了。”元芳看了看坐在床上的我,又开口:“如果大人今天身体不适不能上朝,那属下就去女帝那里帮大人请假。”
  “不必了”我伸了个懒腰,笑着对元芳说,“走,我们这就去酒席。”
 (酒席又会有什么神展开呢?)